公告:
遥控器游戏 您当前所在位置:2018新版跑狗图玄机图 > 遥控器游戏 > 正文

北京一家游戏厅内藏赌博机 部分拆迁户成常客

来源:未知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8-03-16 00:18
在查封海淀区花园路涉赌游戏机厅后(见本报6月24日报道),昨天下午,京华时报记者联合朝阳警方,对之前暗访过的另一家涉赌游戏机厅进行查抄。该游戏机厅位于首都机场小天竺路附近,在暗访和查抄过程中,记者同样发现捕鱼机、大金鲨和森林舞会等机器的存在,

  在查封海淀区花园路涉赌游戏机厅后(见本报6月24日报道),昨天下午,京华时报记者联合朝阳警方,对之前暗访过的另一家涉赌游戏机厅进行查抄。该游戏机厅位于首都机场小天竺路附近,在暗访和查抄过程中,记者同样发现捕鱼机、大金鲨和森林舞会等机器的存在,而且该游戏厅规模比之前查封的游戏厅更大。

  6月7日晚8点,在举报人周先生的指点下,京华时报记者来到小天竺路,远远地就能看到写着“游戏台球”4个字的红色招牌。该游戏机厅位于二层,门口不断地有人进进出出,大多数为20多岁的年轻人和50岁左右的中年人。

  进入该游戏机厅内,更是人声鼎沸,除了4台不同型号的捕鱼机外,还有七八台类似的马戏团推币机及3台森林舞会的赌博机。来此玩的人们大多围在这些涉赌的机器旁边,而一些投篮机、赛车机等纯粹的游戏机基本无人问津,其中大部分游戏机甚至已经被店员关闭了电源。

  “老板,给我退钱”,京华时报记者刚进入涉赌游戏厅内,就看到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手持数百张彩票来到服务台,服务员将这些彩票送进了机器。

  几分钟后,所有彩票被机器吞净,机器上显示着300的数字,“一共300张,给您1500。”随后服务生点了1500元的现金送到了年轻人的手里。

  此后半小时里,来服务台退彩票的人络绎不绝。数量少的彩票,服务员便兑换成游戏币让其继续赌博。“一张彩票换5块钱,满20张才能换钱”,一位服务员告诉京华时报记者,无论是推币机还是捕鱼机,只要赢了都是可以出彩票的。

  一名50多岁的男子激战正酣,一直用威力最大但也耗分最多的炮打鲨鱼,但是鲨鱼一直没有被他抓到,“这个鱼分最高,打一个能有30万分”,他向记者解释道。

  几分钟后,男子在游戏机上积攒的十几万分都消耗光了,随后他喊来服务员用500元钱买了一个与普通游戏币不同的白色的塑料币,投进捕鱼机后该男子瞬间从0分变成了10万分,“捕鱼机的币和别的不一样,这个币是500元一个,抵10万分,要是用便宜的币,打的还不够往里扔的”。

  重新“注入资金”的男子继续攻击大鲨鱼,几分钟后,他果然将大鲨鱼“收入囊中”,他的积分也瞬间涨到了40万分。该男子称自己今天已经投入了2000元,把这40万分退掉后正好有2000元,“我老来这儿玩,输得多,今天能弄个不赔不赚就算不错”。

  在排队排了十多分钟后,京华时报记者等到了一个捕鱼机空位,并用500元购买了一枚游戏币换了10万分,由于用的是1000分每发的炮弹,所以每发射一枚炮弹,记者的积分就会减少1000分。

  大鱼打不着,小鱼偶尔捡一条,没过10分钟,10万分就消耗殆尽。由于多坐了一会儿,旁边一个排队的年轻人则立刻询问,“看您今天手气不是很好,还买分么?不买分该换我玩了”。

  郭先生介绍,他每周都会来三四次,每次都会带两三千元,只玩捕鱼机。郭先生说,虽然每次都是奔着赢钱来的,但多数都不尽如人意,输多赢少。

  短短半小时内,郭先生手里的3枚塑料游戏币(共1500元)已经全部塞入捕鱼机内,而且捕鱼机里的分数也马上就要耗尽。紧接着,郭先生从包中又掏出1500元的钞票,递给游戏厅的工作人员,换来3个游戏币。“没办法,就是碰运气,运气好,可能一炮打下去就全回来了。”郭先生说,不光他来这里,他的家人和亲戚也经常来,现在岁数大了,手里有点钱,都是前些年的拆迁补偿款,没有工作,来这里纯粹是为了打发时间。

  郭先生称,像他一样的这种拆迁户手里闲钱都很多,这个场子里的人大多都认识,多数都是以前的老邻居或者是自家亲戚,有的人玩得猛,不到一周就能输进去十几万。

  6月13日下午,记者来到丰台区花乡桥附近的一家游戏机厂家销售点,一名曲姓经理将记者带入一个几十平米的房间内,里面摆了各种捕鱼机。“我们这儿都有执照,是正规经营。”曲经理称,他们公司就是游戏机厂家,各种游戏机都有,目前捕鱼机最火,本儿小收益大,来这里买机器的人不在少数。曲经理介绍,这些捕鱼机价格在市场上很透明,10人座位的大机器是1.5万元一台,6人座位的小机器是1.2万元一台,如果加遥控器的线元。

  “每台机器一天挣个1万元不成问题。”曲经理说,开这种游戏厅前期要付出,除去本钱,还要有心理预期让客户赢钱,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来玩儿。每天中午开门,到第二天早晨关门,如果客人够多的话,不用满座,一台机器也可以挣万八千。“我自己也有游戏厅,这个不会骗你。”

  曲经理称,这些捕鱼机不算赌博机,像那些直接压分儿的机器才是赌博机,他们的公司也有,但是要预订,不能摆在这里,如果客户有需要,可以直接上门安装。

  “遥控器可以调节难度,这样你才能更好地经营。”曲经理拿着一个小塑料遥控器对京华时报记者说,这上面有4个挡位,放水、加难、死难、取消。每个难度电脑都已经设定好了,如果在遥控器上按容易这个按钮,前来赌博的顾客很容易收分,但随着难度的不同,里面的鱼会越来越难打。随后,记者亲自试验,发现用遥控器将机器调为“死难”后,最小的鱼也不会打下来,但调成“容易”后,不一会儿就能挣几万分。

  “如果想挣钱,必须先让顾客挣钱。”曲经理说,开游戏厅的前期,不光要投入机器的本钱,也要为吸引顾客做好铺垫,要让顾客觉得这家店的游戏机容易挣钱,这样他们才会经常来。现在每家店都安装有内部摄像头,老板只要在一间密闭的房间里看电脑上的录像,就可以知道每台机器的收支情况。

  曲经理说,这个遥控器的遥控范围有25米,只要坐在办公室里,看到录像中哪台机器上的顾客一直赔钱或者一直挣钱,就可以调节难度。“说直接点,有了这遥控器,你想挣多少就挣多少。”

  昨天上午11点半,京华时报记者赶到黄金龙游戏厅,该游戏厅已经开始营业,二十余名赌客在森林舞会、大金鲨、捕鱼机等涉赌游戏机前“激战正酣”。

  一名中年人用1000元买了两枚游戏币,随后坐在捕鱼机前战斗起来,“刚刚吃完饭,来这儿玩一玩”。在接到报警后,朝阳警方迅速出击,11点50分左右,朝阳警方赶往位于小天竺路的黄金龙游戏机厅,同时,机场派出所也派出警力协助查抄。

  中午12点,京华时报记者在该游戏机厅内蹲守,等候正在赶往现场的警方。半小时后,游戏厅内的负责人忽然叫来所有服务员,轰起围在“森林舞会”赌博机旁的参赌人员,动手准备搬走赌博机。退分、结账和关闭机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3台赌博机周围的参赌人员全部被驱散。“别多问,赶紧结账走人。”一名服务员冲参赌人员嚷道,当时在场的10余名参赌人员从游戏厅正门走出,场内的服务员和其他玩捕鱼机的人员仅剩10余人。随后,3名服务员负责一台赌博机,推向游戏厅西侧,将3台机器藏在早已停用的“投篮机”后面。两名服务员用扫把和墩布将摆放赌博机的空地清扫出来,摆上了几十把座椅。

  游戏厅西侧有两排“投篮机”,围出一片10余平米的空地,每台投篮机高1米有余。将投篮机拉开后,服务员把3台赌博机依次推入,并盖上黑布。投篮机归位后,根本无法发现赌博机的存在。

  12点46分,朝阳警方治安支队赶到现场,对黄金龙游戏厅的查抄开始。8名民警与记者会合后立刻进入游戏机厅,几名身着便衣的侦查员以玩游戏的名义进入游戏机厅后迅速控制了游戏机厅的前门和一道暗门。

  的赌客已经所剩无几,剩下的人都在玩一些非赌博性质的游戏机。“我们是朝阳公安,都别动”,侦查员控制出入口后,剩下的警力迅速赶上来将场面控制住。一名赌场的负责人则趁机坐到了捕鱼机前佯装玩游戏者。

  随后,民警将早已隐藏起来的赌博机找出。在涉赌游戏厅的办公室内,一台电脑仍在运转着,显示器显示着十余个监控摄像头拍摄的画面。而通过查看监控录像,之前游戏厅迅速清场的情况全部呈现,这段录像随后被民警提取走。

  在警方治安检查记录上,记者看到该游戏厅全名为北京启航黄金龙娱乐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冯某,负责人郑某辽宁人。经警方检查发现,该游戏机厅由于设赌博机违反了《娱乐场所管理条例》及《娱乐场所治安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依法对其查封整顿。三台赌博机被机场派出所送到北京市治安总队进行销毁,7名负责人及服务人员被带回派出所进行审查。目前,警方仍在对此案进行调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 杭州浩博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 联系地址:杭州市益乐路方家花苑43号2楼
  • 电 话:0571-85360638
  • 传 真:0571-85360638